去除国资监管越位、缺位、错位现象——国资委放权,转向管资本

原标题:国资委明确国有资本参股混改企业党建体系,党建融入管资本全过程

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改革也与时俱进。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形成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为何强调“管资本”?“管资本”究竟是管什么?怎么管?近日,国务院国资委印发《关于以管资本为主加快国有资产监管职能转变的实施意见》,有关负责人介绍了关于“管资本”的基本思路。

完善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是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重要保障,关键是要实现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

从“管企业”转向“管资本”

11月20日《学习时报》刊发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署名文章《加快实现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形成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改革在实践中不断完善:从适应高度集中统一的计划经济体制,到转向适应市场经济,再到中共十八大以来提出要以管资本为主。

文章指出,从管企业向管资本的转变,是全方位的、深层次的、根本性的。全国国资监管机构要聚焦管好资本布局、规范资本运作、提高资本回报、维护资本安全、坚持党的领导,着力构建国资监管体系,切实增强国资监管的系统性、针对性、有效性。

“形成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关键是要实现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国务院国资委主任郝鹏说。

值得一提的是,文章对国有资本参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的党建方式予以明确。郝鹏表示,把建立党的组织、开展党的工作,作为国有企业参股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必要前提,理顺党组织隶属关系,根据不同类型混合所有制企业特点,明确党组织的设置方式、职责定位和管理模式,确保国有资本流动到哪里,党的建设就跟进到哪里、党组织的作用就发挥到哪里。

这一转变背后,有着深刻的现实背景。历经多年改革发展,现阶段国有企业的规模体量、资产证券化水平、集团化运作形态、市场化经营机制等,均比10年前、20年前发生了深刻变化。截至2018年,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210.4万亿元,国有资本权益总额58.7万亿元。特别是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资产总额和营业收入占比均超过60%,利润总额占比超过80%。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其中对于国有参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党建工作的论述,较之于以前具有新意,更为明确。这也与当前的国企混改推进相一致。随着混改的推进,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国有参股混合所有制企业,特别是在商业一类行业的企业中会更为普遍,因而党建工作必须跟进。但这类企业的党建又与国有独资、全资和控股国有企业有所区别,在加强党建工作时,应当予以注意不同类型企业的特点。

“中国国有企业已经进入了资产资本化、股权多元化的新阶段,传统‘管人管事管资产’模式在监管内容、监管对象、监管方式等方面都迎来明显挑战和压力。”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有关专家表示。

当前,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约70%,上市公司的资产总额和营业收入占比均超过60%、利润总额占比超过80%,已经进入了资产资本化、股权多元化的发展阶段,对国有独资、全资企业的管理模式已经不适用于国有控股、参股企业,对境内国有企业的管理模式也已经不适用于“走出去”的国有企业。

顶级贵宾厅正规网址,此外,当前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约七成。原来针对国有独资、全资企业的管理模式已经不适用于国有控股、参股企业。同时,解决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仍然存在的政企不分、政资不分的问题,消除国资监管越位、缺位、错位的现象,进一步健全国有资产监督机制、优化国有经济布局结构、提升国有资本配置效率,也迫切要求加快推进从管企业向管资本的转变。

同时,解决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仍然存在的政企不分、政资不分的问题,消除国资监管越位、缺位、错位的现象,进一步健全国有资产监督机制、优化国有经济布局结构、提升国有资本配置效率,也迫切要求加快推进从管企业向管资本的转变。

更多聚焦资本布局和回报

郝鹏强调,“管企业”更加关注企业生产经营指标,容易导致企业盲目追求做大;“管资本”更加关注资本合理流动、优化配置,更能引导企业追求发展质量效益。这就要求我们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推动国有企业加快转变发展方式,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不断提升国有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

“管资本”具体是管什么?

文章明确从五方面构建完善的国资监管体系。一是聚焦管好资本布局,构建国有资本布局优化结构调整体系;二是聚焦规范资本运作,构建国有资本规范化专业化管理体系;三是聚焦提高资本回报,构建国有资本高效运营体系;四是聚焦维护资本安全,构建国有资本全链条监督体系;五是聚焦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构建国有资本控股、参股企业党的建设体系。

根据《实施意见》,可以归纳为“管布局、管运作、管回报、管安全、管党建”5方面,即聚焦优化国有资本配置,管好资本布局;聚焦增强国有企业活力,管好资本运作;聚焦提高国有资本回报,管好资本收益;聚焦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管好资本安全;聚焦加强党的领导,管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

胡迟表示,明确提出以管资本为主构建完善的国资监管体系,2015年9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企改革指导意见》与《国务院关于改革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中,对于管资本的含义都重点谈了四个方面,即重点管好国有资本布局、规范资本运作、提高资本回报、维护资本安全。四年以来,国资委在实现从管企业到管资本的改革实践中进行了大量的探索,如在21家中央企业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试点等。

围绕“管资本”这条主线,近年来国资系统已经进行了许多探索。例如在资本布局调控方面,通过战略性重组、专业化整合和前瞻性布局,推动存量资本有序进退;通过主业管理、负面清单等方式,引导国有企业聚焦主责主业;加快处置低效无效资产,推动从资源、资产向资金、资本的流动和升级等。

去年12月18日,国务院国资委印发通知,明确11家中央企业成为第三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其中的主要名单包括,航空工业集团、国家电投、国机集团、中铝集团、中国远洋海运、通用技术集团、华润集团、中国建材、新兴际华集团、中广核、南光集团。

作为重要的改革试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在促进国有资本布局优化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截至今年9月底,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累计投资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110余个、金额超过2000亿元,超过投资总额的六成。

在此之前,国务院国资委已经选择10家央企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其中诚通集团、中国国新2家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国投、中粮集团、神华集团、宝武集团、中国五矿、招商局集团、中交集团、保利集团等8家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

“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虽然没有主业限制,但发展不能失焦。国有资本运营既要增强资本流动性、提高回报率,又不能只盯着财务回报,要通过投资引领、培育孵化等方式,促进国有资本布局优化,在落实国家战略上发挥应有作用。”中国国新董事长周渝波说。

据了解,国务院国资委方面正在考虑编制国有资本布局中长期规划,推动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向战略性新兴产业集中。

告别规模和速度“情结”

从“管企业”到“管资本”,必然涉及监管方式的变化。怎么管?

一方面,转变监管职能。《实施意见》指出,要从对企业的直接管理转向更加强调基于出资关系的监管;从关注企业个体发展转向更加注重国有资本整体功能;从习惯于行政化管理转向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从关注规模速度转向更加注重提升质量效益。

另一方面,优化方式手段。强调实行清单管理、通过法人治理结构履职、分类授权放权、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例如,要以国资委权力责任清单为基础,厘清职责边界,将不该有的权力拦在清单之外,保证清单内的权力规范运行。据了解,国务院国资委将做好与《国务院国资委授权放权清单》的有效衔接,及时修订国务院国资委权力和责任清单。

“这是第一次用规范性文件的方式明确向管资本转变的有效路径。”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说。他进一步阐释说,在监管中,行政化管理的特征就是重审批轻监督,这无疑会影响企业的自主权和效率,调整为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就意味着依靠企业章程。再如,过去是“管企业”,总希望更多企业进入世界500强,很难摆脱“速度情结”和“规模情结”,但速度和规模未必是好的质量和效益。国有资本不光要做大,更要做强做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